🔥六合茶馆_腾讯财经

2019-08-17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7 17:35:45

-|而且,老毛子和日本鬼子,为了各自的军务需要,竟然强行对中国人进行抓伕,给他们运送给养和军需,拉拽辎重,修筑工事。-|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-四年前,光绪二十六年的时候,八国联军侵略中国,已经在大清国东北侵淫多年的老毛子,趁火打劫,以防范义和团的名义,不经大清国同意,强行占领了这片高地,并且进行了驻军,在山上修建了坚固的军营和炮台,布防了铁质的大炮,有着老粗的筒子,好几丈长,发出黑黝黝的亮光,射程就有好几华里,虎视眈眈地俯视着周边大清的土地,还有西北方向广大的海面,并且钳制着内陆地区通往旅顺口的战略通道。-|-她们停了下来,四处张望着,希图遇见一个路人,打听一下通往锦州的道路。-|-她的命运可为不幸,前一年死了丈夫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家里就只剩下了她那未出嫁的闺女花姑。-|-手无寸铁的乡民,被日本鬼子的强盗行径吓得要命,就像是惊弓之鸟,屯子里所有的居民,一下子就四散开来,各奔东西。-|-娘儿俩在路口的一个土沿上坐下来,准备休息一下,看看周边有没有槐树和榆树,以弄点槐花或者榆树叶子暂时充饥。-|-怎么办,再走回去?可是生病生得厉害,正在发烧,她实在是走不动了,她现在,连挪动双脚的力气也没有了,而且,她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。|-娘儿俩无依无靠,生活艰难,就指望着屯子东边不远处的几亩耕地过活。|-为了活命,她还是尽量地多吃了一些,直到肚子里有了一些饱感。|-

-||-  趴在草丛里的花姑,吓得把脸埋在双臂下,一下子没有了心智,她害怕路过的老毛子看见自己,而且,她不知道母亲跑向了哪儿。-||-新春时候刚刚播撒下的油菜籽儿,相约地生长着,一下子就窜得老高,遍地都是翠绿,花儿也绽放了,在些许绿叶和纤细杆茎的衬托下,颜色更加浓艳,满眼都是美丽的金黄色。-||-前些年,天杀的老毛子,还有日本鬼子,在中国的土地上,没少祸害大清国的女人,一些被老毛子盘踞的城市更是如此,他们纪律松懈,行事随便,无法无天,几乎无恶不作,经常欺负遇见的女人。-||-她想,必须马上到前面的屯子里找一户人家,一块找一位郎中。-||-

-||-  辽东一带的百姓都知道,日本鬼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-||-

-||-夜幕渐渐地降临了,可是母亲仍旧没有出现,她开始着急起来。-|-她尝试着坐起来,好像是有了一些力气。-|-  因为没有出过门,没有经验,一切都不熟悉,花姑不敢一个人独自离开,就呆在山林的附近等待母亲。-|-渴了,就在路边的溪水中,捧一口水喝。-|-她艰难地爬起来,在路边的灌木林中找了几只青色的浆果,放进嘴里嚼一嚼,以暂时缓解一下饥渴。-|-

-|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迷了路咋办?而且她也不知道,母亲现在到底身在何处。|-

-||-她赶快揉了揉已经肿涨起来的膝盖,瘸着腿,一跳一跳地追了上去。-||-她呲着牙,疼得坐在地上,挽起裤脚一看,腿也摔破了,流出了殷红的血。-|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|-

-||-总算赶到了,但是人群里没有母亲翠珍,是一伙另外逃难的人群。-||-

-||-  到了中午时分,逃避战祸的人群,仍旧源源不断地向这边涌来,然后又急哄哄地向着北方奔去。-|-她的命运可为不幸,前一年死了丈夫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家里就只剩下了她那未出嫁的闺女花姑。-|-因为贼漂亮,一家姑娘百家问,两年多以来,到翠珍家给花姑提亲说媒的人,几乎踏破了门槛。-|-她从没有去过锦州,甚至没有离开过金洲,没有出过远门。-|-大洋马拉拽的炮车,“哐当、哐当”地响着,车轮足有一人高,震得大地一个劲地颤动。-|-

-|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居住,她就在路边茂密的树林里,或者草丛里,找一处避风、安全的地方,和衣而卧。|-

-||-因为离家的时候走得太过慌张,没有携带任何吃食,她几乎天天饥肠辘辘,仅仅是几天时间,就已经面黄肌瘦,憔悴不堪。-||-还有悉悉索索走动的声响,可能是野猪带着幼崽,在四处觅食。-||-花姑见自己走错了路,便无助地坐在了路边哭了起来。-||-因为离家的时候走得太过慌张,没有携带任何吃食,她几乎天天饥肠辘辘,仅仅是几天时间,就已经面黄肌瘦,憔悴不堪。-||-

-||-  有了吃的食物,虽然没有找到母亲,但是花姑的心情大好。-||-

-||-她四处张望着,也没有看见母亲的身影,没有办法,只好一瘸一拐的,钻进了旁边的一片小树林里,暂时躲了起来,吓得浑身瑟瑟发抖,一动也不敢动。-|-可是环顾一看,没有看见母亲,一会儿的功夫,母亲不见了。-|-谁知道,吃完以后,仅仅是过了半个时辰,她就开始拉起了肚子,而且伴随着强烈的腹疼,紧接着就开始发起热来,昏昏沉沉,弄得她浑身无力,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。-|-翠珍见状,便与花姑商量,看来家是回不去了,不能在这儿等死,便决定跟着其他逃难的百姓,继续往北,然后去锦州方向,去投奔花姑的大舅。-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睡觉,就找一处避风的去处,或者山角,或者草丛,或者树下,母女两个相拥而卧,夜夜冻得瑟瑟发抖,每每暗暗啜泣,叹怜着自己不幸的命运,怀念着被日本人占领的家园,聆听着山野里动物们凄厉的嚎叫,吓得难以入眠。-|-

-|  花姑迷离迷糊,身体极度虚脱,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山间的小路,蹒跚着前行。|-

-||-  再往前,就是盖平了,苏大哥的目的地到了。-||-  在屯子近海的一个的小村,靠近山脚的地方,住着十几户人家,其中有一对母女,孤儿寡母,相依为命。-||-花姑见自己走错了路,便无助地坐在了路边哭了起来。-||-但是不管事,她的肚子仍旧疼痛,而且腹泻不止,并且伴以呕吐。-||-

-||-  在屯子近海的一个的小村,靠近山脚的地方,住着十几户人家,其中有一对母女,孤儿寡母,相依为命。-||-

-||-数百年来,村民们亦耕亦渔,生活富足,可为无忧无虑。-|-深层次的原因,是翠珍自己不愿意,她不想让花姑过早地出嫁。-|-虽然饥肠辘辘,但是没有任何办法,才开始,遇到村居人家,娘儿俩就去乞讨一口。-|-她还听说,艾叶和车前子也可以治疗拉肚子,就在路旁四处寻找着,但是她没有找到艾叶,只在车辙的高处找到了一些匍匐在地的车前子,她高兴地拔了几只叶片,在衣服上擦了一下,就直接吃了下去。-|-  已是仲春时节,大地生发出一片浓绿,郎当儿屯的乡亲们,纷纷开始备耕。-|-

-|甚至还以安全为借口,在辽东地区的一些城市宣布戒严,严加盘查来往的中国行人和货物,为了备战,还大肆征购、抢夺大清百姓的粮食。|-

-||-  因为过去的经验,为了不被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争殃及,翠珍母女俩,也想到外地逃难,以躲避一个时期。-||-娘儿俩无依无靠,生活艰难,就指望着屯子东边不远处的几亩耕地过活。-||-她的腿部仍旧十分疼痛,一瘸一拐的,实在走不动了。-||-大军渐渐地过去以后,紧跟着的,是一些被俄军强行征用的大清国百姓,他们留着长辫子,衣着杂乱,挑担拉车,一个个汗流浃背,垂头丧气,神情默然。-||-

-||-在山脚下的路边,总算遇见了一个打柴的大叔,她急切地奔了过去。-||-

-||-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她感到身上暖暖的,然后就醒了,她吃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是夕阳的光辉照在了自己的身上,已经是下午的时候了。-|-步行的俄国军人,成松散队形,身着灰黄色的军装,穿着黑色的皮靴,个子高高的,肩扛长枪,行进在前面,尖尖的刺刀发着寒光。-|-为了寻找母亲,虽然非常疲惫,她只好爬起来,又折回到大路上,看看母亲是否在岔路口附近等待着自己。-|-白蒿有着淡淡的苦味,难以下咽,明叶菜鲜嫩可口,多有水分。-|-  有了吃的食物,虽然没有找到母亲,但是花姑的心情大好。-|-

-|她尝试着坐起来,好像是有了一些力气。|-

-||-命运本来就够凄惨的了,母女二人相伴相依,艰难度日,要是花姑出嫁了,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过活,孤苦伶仃的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!  已经一个多月了,旅顺口那边,日本人和老毛子在天天打仗,一个在海上,一个在陆地,互相进行炮击,双方聚集了十多万部队,进行了拉锯战。-||-  好几天以后,虽然袋子里的吃食还有一些,但因为时间太久和气温升高的缘故,食物便开始发霉起来,尤其是那些熟肉,开始发出阵阵的恶臭。-||-总算赶到了,但是人群里没有母亲翠珍,是一伙另外逃难的人群。-||-好在天气已经暖和起来,她的身上穿了一件红花细布的夹袄,聊以遮蔽风寒。-||-

-|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睡觉,就找一处避风的去处,或者山角,或者草丛,或者树下,母女两个相拥而卧,夜夜冻得瑟瑟发抖,每每暗暗啜泣,叹怜着自己不幸的命运,怀念着被日本人占领的家园,聆听着山野里动物们凄厉的嚎叫,吓得难以入眠。-||-

-||-她的个子不高,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,为了利索,梳成了一根粗长的大辫子,足有半米长,因为特别秀丽出众,青春、健康的气息洋溢在她的脸上,花枝招展一般,是屯子里许多未婚小伙子心仪的对象。-|-因为离着老毛子的军营太近,又有甲午年日本鬼子对于大清国百姓的暴行,一个时期以来,郎当儿屯的许多人家,为了保命,都开始舍家撇业,投奔关内或者辽西地区的亲戚去了,以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混战,远离大清国皇帝为他们划出的这块天天有着隆隆炮声的交战区。-|-娘儿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,饥饿难耐,头晕眼花。-|-苏大哥没有接,而是摆了摆手,说:“可怜的闺女,不用客气,就是捎个脚。-|-虽然口袋里还有几块银元,她也想找一个有郎中的屯子,让大夫看看,但是沿路没有乡镇,更没有郎中,甚至连一个行人也没有碰见,她只能捂着肚子坚持着,继续走路,希望能在前面的屯子里遇见一个郎中,讨一剂止泻的药。-|-

-|那些老毛子,骑着大洋马,拉着大炮车,戴着大檐帽,穿着大翻领的长外套,留着棕红色的大胡子,黑压压地向着这边开了过来。|-